<option id="61nuw"></option>
  • <bdo id="61nuw"></bdo>
    <tbody id="61nuw"></tbody>

      1. <menuitem id="61nuw"><optgroup id="61nuw"></optgroup></menuitem>
      2. 程慧:產業現代化的兩場硬仗 中國移動如何擔當“鏈長”
        通信產業網|2022-12-13 11:30:11
        作者:程慧來源:通信產業網

        文 | 獨立觀察家 程慧

        一、扛起科技自立自強的大旗

        今天,我們對 “1G空白、2G追隨、3G突破、4G同步、5G領跑”這句話,都很熟悉了。但親歷TD-SCDMA發展歷程的,大概是很難忘記曾經那段很難的日子。

        2009年,中國正式進入了3G時代。彼時,歐美提出移動通信FDD體系,我國移動通信產業界提出了TDD體系。3種3G標準,用“強弱配”的標準分配。其中,我國自主研發的TD-SCDMA當時被認為是“最不成熟”、“產業鏈發展滯后”,中國移動身為2G時代當之無愧的霸主,自然被賦予了振興民族產業的重任,接下了TD—SCDMA。

        商用化道路非常艱辛,中國移動一路攻難關,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TD-SCDMA技術,將其推廣為標準,并成功實現國內市場份額“三分天下有其一”。

        終端是運營商經營的重要抓手。作為一直由中國移動獨家推動的TD產業鏈,在發展最初由于市場不明朗,廠商投入TD終端研發、生產的愿意不強。2009年,中國移動投入6億元,與9個手機廠商和3家芯片廠商簽署“TD-SCDMA終端專項激勵資金聯合研發”合作協議,帶動產鏈業的合作投入;加上終端補貼、集中采購、與渠道合作等,基本達到了“三同”的目標。中國移動在經營自主知識產權的TDS-CDMA的時候對終端的要求目標,就是要帶動產業鏈,實現TD終端與其他制式的終端,同款產品實現同時、同質、同價推出。

        2022-12-13_112144.jpg

        (2010年參加總裁講壇,我提了一個關于TD出海的問題,現在想起來,是一個不太好答的題)

        2013年底,4G牌照發放。中國移動再次肩負起牽引TD-LTE產業鏈突破創新和推動全球化部署的重任。前瞻性地成立了GTI(Global TD-LTE Initiative,TD-LTE全球發展倡議)組織,聯合產業界克服技術、產業、組網、測試、組織機制五大困難,突破重大核心技術,實現TD-LTE全產業鏈的群體突破,在國際通信領域話語權不斷提升。

        在終端產業,中國移動繼續提出FDD/TDD終端的“三同”目標。吸取TD的國際化程度不高的經驗,在4G終端領域,中國移動提出了“出得去、進得來”目標,意在能使中國4G標準真正實現全球運營。在2013巴塞羅那通信展上,中國移動所展出TD-LTE終端,將“五模十頻”終端作為基本型產品,五模十二頻人為引導型終端。這是整個TD產業鏈的發展和進步。有了終端這個入口,流量經營有了重要承載。

        2022-12-13_112157.jpg

        (2013年出版的《中國移動智能手機的秘密》,寫了中國移動使TD手機終于和所有制式手機“同時、同價、同質”的艱辛過程,希望能讓各界對中國通信業能有自主知識產權通信標準所付出的努力。)

        能把TD這樣的單一市場制式發展到今天的局面,中國移動不容易。由于在移動信息通信領域創新突破成績顯著,中國移動屢獲殊榮:TD-SCDMA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TD-LTE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這是通信領域第一個,也是目前為止的唯一一個。

        二、擔當現代產業鏈鏈長

        2022年,5G已經商用三周年。這是第一個讓習近平總書記數次提起的通信技術;中國在此實現了5G引領,5G看中國;這也是運營商外的人,也同樣(甚至更關注)的通信技術 。

        中國移動實施5G+戰略,加快建設“信息高速”,創新運營“信息高鐵”,努力構筑“創新高地”,在5G網絡建設及科技創新、信息通信服務、經濟社會數智化變革、產業鏈協同發展等方面加速向前、全面領先,為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智慧社會建設交出了一份亮麗答卷。

        5G產業鏈,和4G的相比,擴展了很多,5G不僅要實現人與人的通信,而且還要面向垂直行業,面向全社會提供基礎能力。一個劃時代的變化已經出現了:“物超人”了。

        中國移動積極擔當移動信息現代產業鏈鏈長,發揮“扁擔效應”,帶領產業實現重大核心技術及全產業鏈的群體突破、跨越發展,助力我國移動通信行業成為高科技領域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行業,為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加強核心技術攻關,主導推進了5G網絡需求和架構、5G行業專網等多個技術方向的標準化工作,發布了“5G之花”5G標準的基本需求構架,是IMT-2020(5G)技術和標準體系的主要倡導者和建設者。

        ——在5G專網建設中,破解了5G切片技術、MIMO技術、邊緣計算技術等各行業實際應用面臨的一系列現實難題,為5G賦能千行百業奠定了網絡基石。

        ——在3GPP/ITU等國際標準組織累計牽頭5G國際標準項目156個,主導R17關鍵領域標準制定;累計申請5G專利超3600件,專利儲備量穩居全球運營商第一陣營。

        ——構建產業生態圈,提升產業鏈協同發展能力。推動成立全球首個5G聯合創新中心,設立28個區域實驗室及7大行業聯盟, 與清華大學、北京郵電大學、東南大學等12所高校成立聯合創新載體,匯聚1400家產業合作伙伴。

        ——在加快5G終端普及方面。早在5G商用牌照尚未發布之時,中國移動就與終端合作伙伴啟動了“5G終端先行者計劃”; 為迎接正式商用,中國移動隨即將“先行者計劃”升級為“5G終端先行者產業聯盟”。

        ——在新型營銷渠道方面,中國移動充分發揮自身用戶市場規模、網絡覆蓋能力、品牌服務能力、智慧中臺能力等優勢,整合產業鏈資源,與終端廠商、渠道商、服務提供商等合作伙伴創新性地打造了泛終端全渠道聯盟(下稱“泛全聯盟”),持續推動5G進入千家萬戶。

        5G的定義,是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它是由1G、2G、3G、4G發展而來。今天,5G已經和算力、邊緣計算、人工智能等組合起一種應用環境,融化在我們所使用的諸多產品和服務里;滲透在各種上游供給端的生產里。這個時候的5G,有些像《道德經》里的“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

        現在回頭看,一旦錯過3G,那么中國再次追趕的時間,就會延后至4G乃至5G。時間越往后,追趕的難度越大。芯片、終端、基站等等相關的產業鏈,中國就要一直處于被動,隨時有“斷供”的風險。就是我們經常會說的“卡脖子”。

        作為中國實力最雄厚的運營商,必須扛起支持國產標準的大旗,而也是由于中國移動這么多年的堅持,才有了中國在此實現了“5G引領”,“5G看中國”的全球領先地位。

        在剛剛召開的2022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主旨演講中,稱之為:

        “過去十年,是信息通信業日新月異、精彩蝶變的十年。中國移動攜手產業伙伴砥礪前行,充分發揮拉動投資、促進消費的“扁擔效應”,共同推進信息技術服務國家發展大局和經濟社會民生,支撐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智慧社會建設邁出堅實步伐,為全球產業發展貢獻了中國標準、中國方案、中國力量?!?/p>

        2022-12-13_112212.jpg

        三、產業現代化新征程

        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對中國式現代化進行了全面深刻的闡述。中國式現代化需要產業現代化,產業現代化內涵的延伸、細化,就是“產業鏈現代化”。其實質是用當代科學技術和先進產業組織方式來武裝、改造傳統的產業鏈,使產業鏈具備高端鏈接能力、自主可控能力和領先于全球市場的競爭力水平。(引用: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2-04 羅仲偉(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所研究員)《如何理解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

        中國正在打的兩場硬仗,一場叫“產業升級”,另一場叫“產業鏈供應鏈安全“,兩者互相呼應。

        中國的產業結構變化,是一種從基礎原材料,延展到工業品/中間品/化工,再發展為消費品/工業品,然后再到高附加值產品以及高附加值服務。產業升級,是讓原來單一的產品,能再加上高附加值的服務。比如做一個空壓機,除了賣設備,還有技術、軟件、設計,交付方案,智能制造。

        統籌發展和安全,這是我們黨治國理政的一個重大原則。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這是技術安全;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這是產業鏈供應鏈安全。這種安全感不僅僅是構建在經濟意義上的,而是構建整體的國家利益。一個國家整體產業的安全,最高層次是產業鏈供應鏈,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基礎。

        在這樣的時代大背景下,中國移動既要自身高速發展,同時又要能對行業、對社會產生巨大賦能作用; 在自身科技創新的同時,還要對外輸出數字技術服務,成為助力千行百業生產工藝升級、經營效率提升的“數字底座”; 不僅要有效保障自身供應鏈穩定可靠,還要積極帶動產業鏈上下游合作伙伴實現降本增效、數智化轉型、高質量發展。

        《求是》雜志刊登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文章《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必然要求構建新發展格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強化戰略思維,保持戰略定力,把謀事和謀勢、謀當下和謀未來統一起來”。

        中國移動提出了自己的戰略判斷:隨著人類社會全面步入信息文明時代,信息和能量作為驅動人類文明進步的兩條主線,正由相對獨立發展向彼此融合創新演變(f(E×I)),總體呈現三方面趨勢,分別是人類社會生產力的三個升級、人類社會發展的三個轉型、 人類社會未來形態系統重塑 。

        2022-12-13_112227.jpg

        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在《聚力融合創新 共譜數智華章》演講中,提出:將進一步樹立大歷史觀、大時代觀,錨定世界一流信息服務科技創新公司發展定位。奮進新征程,實現新跨越。

        2022-12-13_112240.jpg

        具體實施路徑之一,是我們熟悉的,一體發力“兩個新型”。

        一個是系統打造以5G、算力網絡、能力中臺等為重點的新型信息基礎設施,筑牢信息高效流動的底座。一個是創新構建“連接+算力+能力”新型信息服務體系,豐富信息融合應用的場景。

        可以預計,在數實融合的大勢下,更多產業在轉型。中國移動推動信息能量融合創新釋放更大效能,推動中國的制造業、現代工業、高端工業向新實體經濟轉變,推動產業現代化升級。

        當5G在技術、場景和商業應用上都跑通了,“攻克5G”基本答完了,那接下來做什么?跳出行業,格局打開,繼續定義新任務新命題,找到在未來可以賦能其它產業。

        從產業想象和世界一流標準,我們不妨可以問問兩個問題:

        第一個:還有什么5G做不到?

        第二個:未來十年,全球需要移動通信產業做點什么?

        4

        責任編輯:曉燕

        【歡迎關注通信產業網官方微信(微信號:通信產業網)】

        版權聲明:凡來源標注有“通信產業報”或“通信產業網”字樣的文章,凡標注有“通信產業網”或者“www.oeok.com.cn”字樣的圖片版權均屬通信產業報社,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復制、摘編等用于商業用途。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通信產業網”。

        發表評論
        ×
        小说区图片区综合区免费